什么彩票网靠谱
當前位置: 首頁 ? 武漢要聞

零點以后,戰疫在繼續……

——直擊夜幕下的城市守護者

  • 2020年02月15日
  • 來源: 長江日報
  • 分享到

  2月14日凌晨1時15分,公交司機阮暉正在送云南、貴州的醫療隊到江漢方艙醫院上班   

  14日零時,武漢龍陽醫院病房區,醫生將晚上送來的5位患者情況跟接班醫生交接 

  云貴兩地的醫務人員拉著司機合影  

  江漢城管隊員在機場轉運援漢醫療隊行李物資 

  江漢城管隊員累得在車上睡著了  

  凌晨5時,近日路上行人不多,保潔標準并未降低 

  2月14日零時。夜幕下的城市更顯寧靜。記者走進隔離點、警務站、居民小區,走上街頭、馬路……記錄下一個個堅守崗位的身影。他們有醫生護士、公安民警、城管隊員、公交司機、小區守夜者、環衛工人。他們是普通人,他們也是城市守望者,是城市戰斗者。

  2月14日零時   醫護人員交接新入院患者情況

  “晚上10點又入住5位確診患者,2床的婆婆進來時體溫38.9℃,血氧飽和度有點低,已經給她用退熱栓退燒、吸氧,要格外注意,有必要的話要及時聯系定點醫院轉診。其他4人情況還好。”2月14日零時,武漢龍陽醫院病房區,52歲的王長武醫生將晚上送來的5位患者情況跟接班醫生交接。兩位醫生、兩位護士,將徹夜守護。

  龍陽醫院是漢陽區的區級隔離點之一,主要接收疑似和確診患者,同時兼具核酸檢測采樣、分診功能。患者在這里隔離分診后,輕癥患者轉入方艙醫院,重癥患者轉入定點醫院,利于有序合理分流。

  “我們這里相當于是個緩沖帶,一時無法明確去向的確診患者在這里先過渡,分清輕重緩急再分流。”漢陽結核病防治所所長周利是這個隔離點的臨時醫療負責人,她說,這里患者流轉率比較高,本來白天已經把所有患者都送入了方艙醫院或定點醫院,“這么多天第一次以為晚上可以沒有病人過夜了,但到了晚上社區又送來了5位。”

  龍陽醫院的兩位90后小護士一個叫李婷,一個叫洪蘭軍。當晚,她們將新來的5位患者逐一安置睡下。從過年前忙到現在,她們一直沒能休息。李婷的老家在黃石,過年沒能回家,“這里需要我們,我每天跟爸爸媽媽打電話,讓他們別擔心”,說著,她的淚水禁不住在眼眶打轉。

  這個隔離點自1月29日啟用,漢陽區結核病防治所、武漢市中醫醫院和武漢龍陽醫院的28位醫護人員在這里組成了一個臨時醫療小組,到2月13日晚共收治、轉診了患者511人。

  2月14日1時   城管隊員為援漢醫護人員搬完行李

  14日零時,錦江國際大酒店門口,江漢區城管執法大隊的隊員們從交通車上搬完最后一件行李。這些行李來自四川醫療隊。他們又幫助往酒店內運行李,由于每件行李都要消毒,隊員們一直搬到凌晨1時許。

  副大隊長劉貝說,13日上午接到通知,將有三到四支醫療隊赴漢,立即集合了140名城管隊員前往機場,幫助醫療隊轉運行李和物資。13日23時許,在天河機場貨運區,城管隊員搬運、裝完最后一車行李,坐上了交通車,前往位于建設大道的錦江國際大酒店。“這是今天最后一車了,等會送到酒店。”

  在車上,劉貝對大家說:“大家抓緊時間休息,路上可以睡半個小時。”沒過一會兒,車上安靜下來,有的隊員甚至發出輕微的鼾聲。

  “隊員們太累了, 今天已經連續搬了十幾個小時的行李。”劉貝說,早上10時30分出發到機場,一共轉運了4架飛機的行李,裝滿了9臺貨柜車,約23噸重,分別送往5家酒店。

  城管中隊長劉漢橋從上午10時30分一直守在機場。他說,中午12時,第一架飛機到了,來自廈門,約有4噸物資需要轉運。“除了個人行李,還有很多醫療物資。”隨后,來自成都、福州、合肥的飛機也陸續降落。“來自合肥的飛機裝了7噸物資,是今天最多的。”劉漢橋說,搬運物資、接送病人、參與方艙醫院建設,每天工作至凌晨,已經是城管隊員現在的工作常態。

  2月14日1時15分   公交車載著醫療隊員抵達醫院

  14日1時15分,在《團結就是力量》的合唱聲中,356路車到達武漢國際會展中心5號門,來自云南、貴州的醫療隊員們從后門下車。不少人特意繞到前門與公交師傅阮暉說再見。這里是武展方艙醫院。

  確認所有人安全下車后,阮暉調轉車頭,將車停在醫護人員出口另一側。再過一個多小時,阮暉要在這里接當天第一批下班的貴州醫療隊隊員回酒店,然后再回來接第二批下班的云南醫療隊隊員,回到酒店一般已經是3點多。等他完成車輛和個人全身消毒,回到房間休息時,往往已經是凌晨4點多。

  公交704路、356路黨員和骨干司機組成了8人突擊隊,專門護送在武展江漢方艙醫院工作的云南、貴州醫療隊的醫護人員上下班。這兩支醫療隊共200多人住在漢口銀墩街和瑞華美達酒店。從2月5日起,這8位公交師傅就和他們住在一起,還負責運輸酒店采購的蔬菜等生活物資。醫療隊每6個小時一班,司機師傅從凌晨1點到晚上7點都要來回接送好多趟。

  阮暉這次駕駛的356路公交車,載了25名醫護人員,分別來自貴州醫療隊第三組,共16人,云南醫療隊第十組,共9人。盡管已是深夜,25人依然精神抖擻,面向長江日報記者的直播鏡頭,用貴州話和云南話大聲喊出“中國加油!武漢加油!”

  2月14日零時   民警的24小時值班剛過半

  14日凌晨零時許,武漢解放大道上靜靜的,路旁的武漢國際會展中心方艙醫院透出燈光,和馬路對面的協和醫院急診的霓虹燈交相輝映。

  武展警務站副站長趙凱走出站廳,沿著武漢國際會展中心的廣場開始巡視各執勤點。從13日早上9點到14日早上9點,24小時班已過半,但越到夜深越不能松懈。2月5日武展的方艙醫院正式開始收治病患,想到此時身后的方艙醫院、身前的協和醫院內,還有許多醫護人員奮戰,趙凱不由得加快了巡視的腳步。

  會展中心外設置了四處值守點,分別位于會展中心的四個方向。趙凱依次走過每個值守點,向執勤民警詢問有無情況,不忘叮囑民警做好個人防護,注意警車的油量。

  走過武展西路上的值守點,趙凱巡視得尤其仔細。該處為方艙醫院病患出入口,不定時有病患運送車輛,因此民警需隨時保持十二分精神,保障正常收治秩序。

  “防護裝備省著用,留給一線的醫護人員”,趙凱說。在他看來,深夜值守的警員們是最知道醫護人員辛苦的人之一。他還記得2月9日凌晨,也是12點多,一位姓黃的20多歲護士走出方艙醫院,因結束工作晚誤了通勤車,抱著試一試的心態找到警務站求助回家。站內民警得知情況,驅車將其送回南湖的家中。

  “所有在一線的人,都是全身心投入,想讓這場疫情早點結束”,趙凱說,走在凌晨的馬路上,他感到自己并不孤單。

  2月14日1時    小區保安舉起了測溫槍

  夜深了,保利公園九里小區一片寂靜,北門的崗亭燈火通明。當記者靠近北門的崗亭,物業師傅就遠遠前來“迎接”。二話不說,見面首先舉起測溫槍,先測測溫度,體溫合格才問來意。

  2月14日是武漢施行封閉小區管理的第四天。這個居住區體量大,此前有6個門供業主出入。新規施行后,6個門封鎖關閉4個。目前,只有北側的2個門用于出入和管理。因工作需要,必須上班的市民,每天手持單位開的證明,經過這里的體溫檢測,方可通行。

  值夜班的陳俊師傅告訴記者,自己的這個崗位是每天兩班倒,早6點到晚6點為第一班,晚6點到清晨6點為第二班,24小時輪班。

  封閉小區后,物業倡導市民在網上買菜,網購的菜送來小區后,就在北門按照號碼“排排坐”,快遞小哥給市民打電話通知菜到了,放在北門,市民按照編號自己前來取走。減少了接觸,避免了碰面。

  陳師傅回憶,這幾天,有一位業主靳先生,一直著急給自己的孩子買米粉,好不容易在網上采購了幾盒,又怕送不到手中。在小區,像這一類的生活物品,安排了快遞柜,快遞小哥將物品放在快遞柜,無接觸,市民自己用手機驗證碼便可取。

  記者問:“現在工作量變大了,辛苦嗎?”陳師傅嘆口氣:“我只是做了最簡單的事情,測溫、登記、管理出入,那些在一線的醫生才是最辛苦的。我力所能及地為武漢做一點事,不值得一提!”再堅持四個小時,陳師傅就可以回家吃上愛人為他準備的熱湯面。

  2月14日5時    環衛工已開工了1個小時

  天色未亮,安靜的馬路上,看不見行人,只有一位身穿橙色工作服的環衛工人,開著一輛小型電動保潔車,沿著武珞路行駛,盯著花壇內、人字溝看有沒有隱藏的垃圾。她已經工作了1個小時。

  這里是武昌城管大橋清潔隊的轄區,周命是中南路班的班長。每天凌晨3時,即使不上鬧鐘,她也會自然醒來,周命30多年環衛工作形成了“生物鐘”。

  4時,她會準時來到中南路班的駐點,先騎上垃圾收運電動車,把整條道路的果皮箱看一遍,更換垃圾袋。檢查路上是否有污染,及時呼叫水車沖洗。

  5時,再開始騎上她的“百寶保潔車”巡回保潔。之所以說是“百寶保潔車”,因為一臺小小的電動車上竟然放了掃帚、拖把、桶、鉗子、鏟子、抹布、消毒噴壺等物品,應有盡有。

  1月23日以來,周命和大橋清潔隊中南路班的40多位環衛工人,一直堅守崗位。即使路上行人很少,他們保潔的標準也不會降低。現在增加了消毒這一項作業,他們對果皮箱、垃圾桶增加了消毒頻次。

  一路上,有5臺車從身邊駛過,1臺出租車、3臺垃圾清運車、1臺灑水車。周命對記者說:“你看,城市并沒有完全停止運轉,還是有人在工作。”

政府網站標識碼:4201000003  鄂ICP備11011361號   鄂公網安備 42010202000792號  

  • 武漢市人民政府主辦
  • 武漢市政務服務和大數據管理局
  • 武漢市信息中心承辦
零點以后,戰疫在繼續……

  2月14日凌晨1時15分,公交司機阮暉正在送云南、貴州的醫療隊到江漢方艙醫院上班   

  14日零時,武漢龍陽醫院病房區,醫生將晚上送來的5位患者情況跟接班醫生交接 

  云貴兩地的醫務人員拉著司機合影  

  江漢城管隊員在機場轉運援漢醫療隊行李物資 

  江漢城管隊員累得在車上睡著了  

  凌晨5時,近日路上行人不多,保潔標準并未降低 

  2月14日零時。夜幕下的城市更顯寧靜。記者走進隔離點、警務站、居民小區,走上街頭、馬路……記錄下一個個堅守崗位的身影。他們有醫生護士、公安民警、城管隊員、公交司機、小區守夜者、環衛工人。他們是普通人,他們也是城市守望者,是城市戰斗者。

  2月14日零時   醫護人員交接新入院患者情況

  “晚上10點又入住5位確診患者,2床的婆婆進來時體溫38.9℃,血氧飽和度有點低,已經給她用退熱栓退燒、吸氧,要格外注意,有必要的話要及時聯系定點醫院轉診。其他4人情況還好。”2月14日零時,武漢龍陽醫院病房區,52歲的王長武醫生將晚上送來的5位患者情況跟接班醫生交接。兩位醫生、兩位護士,將徹夜守護。

  龍陽醫院是漢陽區的區級隔離點之一,主要接收疑似和確診患者,同時兼具核酸檢測采樣、分診功能。患者在這里隔離分診后,輕癥患者轉入方艙醫院,重癥患者轉入定點醫院,利于有序合理分流。

  “我們這里相當于是個緩沖帶,一時無法明確去向的確診患者在這里先過渡,分清輕重緩急再分流。”漢陽結核病防治所所長周利是這個隔離點的臨時醫療負責人,她說,這里患者流轉率比較高,本來白天已經把所有患者都送入了方艙醫院或定點醫院,“這么多天第一次以為晚上可以沒有病人過夜了,但到了晚上社區又送來了5位。”

  龍陽醫院的兩位90后小護士一個叫李婷,一個叫洪蘭軍。當晚,她們將新來的5位患者逐一安置睡下。從過年前忙到現在,她們一直沒能休息。李婷的老家在黃石,過年沒能回家,“這里需要我們,我每天跟爸爸媽媽打電話,讓他們別擔心”,說著,她的淚水禁不住在眼眶打轉。

  這個隔離點自1月29日啟用,漢陽區結核病防治所、武漢市中醫醫院和武漢龍陽醫院的28位醫護人員在這里組成了一個臨時醫療小組,到2月13日晚共收治、轉診了患者511人。

  2月14日1時   城管隊員為援漢醫護人員搬完行李

  14日零時,錦江國際大酒店門口,江漢區城管執法大隊的隊員們從交通車上搬完最后一件行李。這些行李來自四川醫療隊。他們又幫助往酒店內運行李,由于每件行李都要消毒,隊員們一直搬到凌晨1時許。

  副大隊長劉貝說,13日上午接到通知,將有三到四支醫療隊赴漢,立即集合了140名城管隊員前往機場,幫助醫療隊轉運行李和物資。13日23時許,在天河機場貨運區,城管隊員搬運、裝完最后一車行李,坐上了交通車,前往位于建設大道的錦江國際大酒店。“這是今天最后一車了,等會送到酒店。”

  在車上,劉貝對大家說:“大家抓緊時間休息,路上可以睡半個小時。”沒過一會兒,車上安靜下來,有的隊員甚至發出輕微的鼾聲。

  “隊員們太累了, 今天已經連續搬了十幾個小時的行李。”劉貝說,早上10時30分出發到機場,一共轉運了4架飛機的行李,裝滿了9臺貨柜車,約23噸重,分別送往5家酒店。

  城管中隊長劉漢橋從上午10時30分一直守在機場。他說,中午12時,第一架飛機到了,來自廈門,約有4噸物資需要轉運。“除了個人行李,還有很多醫療物資。”隨后,來自成都、福州、合肥的飛機也陸續降落。“來自合肥的飛機裝了7噸物資,是今天最多的。”劉漢橋說,搬運物資、接送病人、參與方艙醫院建設,每天工作至凌晨,已經是城管隊員現在的工作常態。

  2月14日1時15分   公交車載著醫療隊員抵達醫院

  14日1時15分,在《團結就是力量》的合唱聲中,356路車到達武漢國際會展中心5號門,來自云南、貴州的醫療隊員們從后門下車。不少人特意繞到前門與公交師傅阮暉說再見。這里是武展方艙醫院。

  確認所有人安全下車后,阮暉調轉車頭,將車停在醫護人員出口另一側。再過一個多小時,阮暉要在這里接當天第一批下班的貴州醫療隊隊員回酒店,然后再回來接第二批下班的云南醫療隊隊員,回到酒店一般已經是3點多。等他完成車輛和個人全身消毒,回到房間休息時,往往已經是凌晨4點多。

  公交704路、356路黨員和骨干司機組成了8人突擊隊,專門護送在武展江漢方艙醫院工作的云南、貴州醫療隊的醫護人員上下班。這兩支醫療隊共200多人住在漢口銀墩街和瑞華美達酒店。從2月5日起,這8位公交師傅就和他們住在一起,還負責運輸酒店采購的蔬菜等生活物資。醫療隊每6個小時一班,司機師傅從凌晨1點到晚上7點都要來回接送好多趟。

  阮暉這次駕駛的356路公交車,載了25名醫護人員,分別來自貴州醫療隊第三組,共16人,云南醫療隊第十組,共9人。盡管已是深夜,25人依然精神抖擻,面向長江日報記者的直播鏡頭,用貴州話和云南話大聲喊出“中國加油!武漢加油!”

  2月14日零時   民警的24小時值班剛過半

  14日凌晨零時許,武漢解放大道上靜靜的,路旁的武漢國際會展中心方艙醫院透出燈光,和馬路對面的協和醫院急診的霓虹燈交相輝映。

  武展警務站副站長趙凱走出站廳,沿著武漢國際會展中心的廣場開始巡視各執勤點。從13日早上9點到14日早上9點,24小時班已過半,但越到夜深越不能松懈。2月5日武展的方艙醫院正式開始收治病患,想到此時身后的方艙醫院、身前的協和醫院內,還有許多醫護人員奮戰,趙凱不由得加快了巡視的腳步。

  會展中心外設置了四處值守點,分別位于會展中心的四個方向。趙凱依次走過每個值守點,向執勤民警詢問有無情況,不忘叮囑民警做好個人防護,注意警車的油量。

  走過武展西路上的值守點,趙凱巡視得尤其仔細。該處為方艙醫院病患出入口,不定時有病患運送車輛,因此民警需隨時保持十二分精神,保障正常收治秩序。

  “防護裝備省著用,留給一線的醫護人員”,趙凱說。在他看來,深夜值守的警員們是最知道醫護人員辛苦的人之一。他還記得2月9日凌晨,也是12點多,一位姓黃的20多歲護士走出方艙醫院,因結束工作晚誤了通勤車,抱著試一試的心態找到警務站求助回家。站內民警得知情況,驅車將其送回南湖的家中。

  “所有在一線的人,都是全身心投入,想讓這場疫情早點結束”,趙凱說,走在凌晨的馬路上,他感到自己并不孤單。

  2月14日1時    小區保安舉起了測溫槍

  夜深了,保利公園九里小區一片寂靜,北門的崗亭燈火通明。當記者靠近北門的崗亭,物業師傅就遠遠前來“迎接”。二話不說,見面首先舉起測溫槍,先測測溫度,體溫合格才問來意。

  2月14日是武漢施行封閉小區管理的第四天。這個居住區體量大,此前有6個門供業主出入。新規施行后,6個門封鎖關閉4個。目前,只有北側的2個門用于出入和管理。因工作需要,必須上班的市民,每天手持單位開的證明,經過這里的體溫檢測,方可通行。

  值夜班的陳俊師傅告訴記者,自己的這個崗位是每天兩班倒,早6點到晚6點為第一班,晚6點到清晨6點為第二班,24小時輪班。

  封閉小區后,物業倡導市民在網上買菜,網購的菜送來小區后,就在北門按照號碼“排排坐”,快遞小哥給市民打電話通知菜到了,放在北門,市民按照編號自己前來取走。減少了接觸,避免了碰面。

  陳師傅回憶,這幾天,有一位業主靳先生,一直著急給自己的孩子買米粉,好不容易在網上采購了幾盒,又怕送不到手中。在小區,像這一類的生活物品,安排了快遞柜,快遞小哥將物品放在快遞柜,無接觸,市民自己用手機驗證碼便可取。

  記者問:“現在工作量變大了,辛苦嗎?”陳師傅嘆口氣:“我只是做了最簡單的事情,測溫、登記、管理出入,那些在一線的醫生才是最辛苦的。我力所能及地為武漢做一點事,不值得一提!”再堅持四個小時,陳師傅就可以回家吃上愛人為他準備的熱湯面。

  2月14日5時    環衛工已開工了1個小時

  天色未亮,安靜的馬路上,看不見行人,只有一位身穿橙色工作服的環衛工人,開著一輛小型電動保潔車,沿著武珞路行駛,盯著花壇內、人字溝看有沒有隱藏的垃圾。她已經工作了1個小時。

  這里是武昌城管大橋清潔隊的轄區,周命是中南路班的班長。每天凌晨3時,即使不上鬧鐘,她也會自然醒來,周命30多年環衛工作形成了“生物鐘”。

  4時,她會準時來到中南路班的駐點,先騎上垃圾收運電動車,把整條道路的果皮箱看一遍,更換垃圾袋。檢查路上是否有污染,及時呼叫水車沖洗。

  5時,再開始騎上她的“百寶保潔車”巡回保潔。之所以說是“百寶保潔車”,因為一臺小小的電動車上竟然放了掃帚、拖把、桶、鉗子、鏟子、抹布、消毒噴壺等物品,應有盡有。

  1月23日以來,周命和大橋清潔隊中南路班的40多位環衛工人,一直堅守崗位。即使路上行人很少,他們保潔的標準也不會降低。現在增加了消毒這一項作業,他們對果皮箱、垃圾桶增加了消毒頻次。

  一路上,有5臺車從身邊駛過,1臺出租車、3臺垃圾清運車、1臺灑水車。周命對記者說:“你看,城市并沒有完全停止運轉,還是有人在工作。”

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管理規定 鄂ICP備11011361號
鄂公網安備 42010202000792號
武漢市人民政府主辦 武漢市政務服務和大數據管理局 武漢市信息中心承辦
什么彩票网靠谱 日本女优黄色电影 沈阳红灯区位置 内蒙古时时彩 篮网球比分网 500网足球比分直播 排列三杀号定胆360 湖南幸运赛车 哈尔滨按摩场 安徽十一选五牛走势 000977股票股吧 黄站视频免费网站 3d字谜总汇图 河南快赢481 闲来麻将官网下载 排列三最近300期 中国韩国足球直播